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尽量不用微信吧

    随笔与个人文集

本文带有作者价值观输出,请谨慎阅读。

一是使用者完全没有隐私可言

可能谈到微信是否隐私,大家最先想到的是个人聊天记录是否会被身边的人看到。这里所提到的并不是由使用者主动保护获得的隐私、或者是由操作系统保护获得的隐私,这些都和微信无关。

我想谈的是,作为一款大型的即时聊天软件,从保护用户的意志出发,所作出的努力。令人悲伤的是,我完全感受不到微信为我提供了什么保护措施能让我自由的与他人进行私密的在线交流。

微信没有端到端加密的选项,iMessage 有、Wire 有、WhatsApp 有、Telegram 有、Line 有、Messenger 也有。

如果有一个恶意的微信工程师想查看你的聊天内容,他是完全有能力这样做的,而你对此一无所知。这也为网络审查提供了方便。

Nothing is binary

我认为网络审查是有必要的,在任何一个有用户产出的地方都需要有网络审查和舆论引导。其中十分重要的是在给予用户自由发声的权利在事情恶化之前控制住之间需要精确拿捏,这是对审查者的考验。

在如今舆论导向无处不在的大环境下,我们有必要学会做价值观的游击队员。不仅要辨别、躲避,更要吸取经验、挪为己用。我更想得到的是自己对于事件的观点,而不是任何人的结论或者看法。如果把获得经验作为最终目的的话,我认为自己总结事件很有帮助,而从别人的转述、报告、新闻稿中得到的经验就含杂了别人的观点。在事件中,他人的观点是真相的噪声。显然,苹果日报和南方周末的噪声都不小。

不顽固的用户会被他人有意识或无意识的价值观引导,无意识输出价值观的还好,可惜的是很多价值观输出都带有明显的利己意图,吃相难看。这也筛选出了更容易受引导的人成为忠实用户。那么容易受到引导的又是哪些人呢?

但是微信却不愿意给所有价值观输出者平等输出的机会,也不给所有接收者一个平等接收的机会,这相当的暴力。我不能在微信公众号文章内自由的添加外链,外链的形式是由微信自己定义的,文章内只能打开腾讯系的外链。我不能在文章里自由的添加音乐内容,我只能在它指定的曲库(QQ 音乐)中进行选择。我不能在文章中自由添加视频内容,只能在它指定的视频网站(腾讯视频)中指定。我不能通过系统级的通用链接跳转到它指定以外的其他应用。当然还有小程序,让微信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操作系统。要记住,互联网精神是开放和去中心化,是这些促使互联网成为了互联网。

在这个软件里变成了:我不能说我想说的,我也不能看我不想看的(此处断章取义)。

🃏

我想不能离开微信的唯一原因就是大家都在用它。可能大家都隐约感受到这个软件的恶意,却又因为同样的原因不能离开: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的同事都离不开它。再看看微信官网自己的介绍:

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
超过九亿人使用的手机应用

的确是在嘲讽我们这群这些离不开的用户了。

就在狗仔横行的时候我们觉得明星真是惨,一点隐私都没有,但是少有人能想到我们自己也没有隐私可言。


本篇结尾就再来一遍:

想看的人看,不想看的就别看。

页阅读量:  ・  站访问量:  ・  站访客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