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厨房油有点儿多


异地的两个人盼望许久的双休不紧不慢地到来了,说不期待那是假的,因为我要上北京。
盘算着、盘算着:周五准时下班,留好回家收拾的时间,乘十号线到 t2 航站楼,九点五十五分上飞机,零点五十分落地,在北京见到梦里的她。
老早就订好了周五深夜和周一凌晨的机票、买了她最喜欢的广味香肠、还提前看了天气到底穿长裤还是短裤:这过双休就跟过年似的。
到了,到了。在约定的时刻离开工位,跃入周五傍晚的人海。二十分钟后从海里出来,海水浇湿了我的衣裳和头发。


门锁坏求。
指纹锁坏了,前两天坏过但是它自己就好了,当时到超市借了充电宝搭电才开。着急是肯定着急的,但是急不能解决问题,再接一块电池可能可以。
下楼、疾走、扫码、上楼、插电。
这下指纹锁是真的坏了,一点反应都没有。是的,我确定没有反应,我试了几次一次都不行。没关系,我早就料到了,在楼下我就看好了,隔壁的厨房也没装窗栅栏。
满头大汗、隔壁单元、有没有人。狗叫、有戏。我隔壁单元、有飞机要赶、借窗户一翻。

就在旁边,不远。应该可以,挺高。
找两个支点挪过去。在空中只考虑如何挪,没心思害怕。


我像世上所有被爱情鼓吹了的人一样,做了一件就算在饭局里讲也俗不可耐的事情。而就像这些被爱情鼓吹了的人,我的感受还挺舒适。
就是厨房油有点儿多,再就是北京到了夏天也挺热的。


(在多抓鱼实体书店,地下一层正对楼梯的二手黑胶货架上,摆着这张 alive 1997,而我花了 80 元人民币把它带回了家。)

页阅读量:  ・  站访问量:  ・  站访客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