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手把手敲代码的故事


从实习就在我司做前端,到现在已经快四年了。比起其他员工或状元或海归的背景,我这郊县的本科文凭实在是暗淡。而在开始工作的头半年,我时不时会有「我这么挫公司会不会开掉我」的想法,现在想来略微有些滑稽。

而这种奇妙的心态,在一件尴尬的场景中到达巅峰。

是一个夏天,当时微信还没有封禁网页端接口,脚本小子们可以用很简单的方法调用微信 API 做一些例如自动同意好友发欢迎语的骚操作。我作为本组唯一一个前端,自然挺身而出接了这个解放运营劳动力的大锅。

那时候正是微信社群运营最疯狂的时候,微信和千万微商在微信机器人的灰色领域斗智斗勇。官方不断对接口加以限制,用了很多方法检查使用者是否是机器人;机器人也不甘示弱,一遍遍向微信证明我是人类。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在线斗法的晚上,我拉垮了。

微信在这个普通的晚上又上线了一个更严格的限制,这意味着我必须尽快更新版本:在成功更新前由机器人接待的每一个用户,都无法正常使用后续功能。

加不上机器人当然可以加真人,但是如果用户发现我们正在使用微信机器人在接待,这就是技术导致的运营事故 —— 那对当时正担心丢饭碗的我来说是最可怕的噩梦。

已经记不得具体的代码是要实现怎样的一个简单功能了,但我能确定的是,这是一段极其简单的逻辑,简单到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只要不翘课就能轻松写出来。

mentor 让我不要慌,慢慢写。我怎么可能不慌。技术不精加上紧张,愣是没有写出来。我应该有流汗吧,应该当时也脸红到耳根了,应该也有求助我的 mentor 吧。我已经记不得他是如何来到我身后,是何时看懂我的蠢代码,又有没有对我失望透顶。

「while,括号,这里 return」

太丢人了。我完全不懂他的逻辑,只能做他和编辑器之间的管道。mentor 和代码借用我的双手在进行灵魂沟通,我在一旁楞着,是个傻子。

可能也就三十秒吧,我到今天也忘不了。再也不想做这种僵硬的傻子了。

说出来就好多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欲参与讨论,请寄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