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旧文一篇


原文发布于 2014-08-07 21:29,QQ 空间。


今天去烧纸,就想起好久之前,爷爷给我买个大气球,就是直径一米多红色的那种,现在想想还是应该有点贵,但是当时的自己一心想要另外一个什么玩意儿,就是不领情,拿着气球板着脸走了一路,然后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放手把气球给放了。

好多事情哦,都是这样的,当时自己满以为想通了什么都晓得,事后一想恨不得抽自己耳刮子。现在想给爷爷说声对不起都来不及了,而自己现在还不好意思给当时那个谁关于那啥事说声对不起。

前几天道听途说一个段子,一个人在办公室遇见藏族人强行献哈达,然后卖你一大笔钱,不要的话还可以卖你一根大藏刀。是不是听起来一愣一愣的。你其实可以献他一个哈密瓜或者切糕,然后说是同行。

我感觉我是胖不了了,前几天称了一下 62。怎么办上大学这么久就没有突破这个线。小学同学会得到的荣誉称号是「越来越屌丝」。

再过几天爸妈就又走了,好喜欢这样一个人活,应该是离开父母活的感觉。应该是我青春期的原因,总是抱怨父母这里不对哪里不对。前几天妈妈刚从德阳回到家我就跟她吵了一架。我真是欠。

拼图都还没有拼完,空调还没有找人来修,社会实践都还没下决心开始看。

我把气球放了之后,爷爷跳起来想给我把气球抓到,可惜,我现在再他妈怎么想抓也抓不到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欲参与讨论,请寄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