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随笔一则


今年的第一篇,那么新年的愿望就是这一篇不会是最后一篇。

向。。。低头

如果说最近学到了什么人生的经验,那么就是「我错了」。 我发现自己还是涉世未深,几乎对所有事物都是青勾子娃儿,常常犯错。 与写代码时检查自己一样,人际交往中,「我错了」可以发现问题,进而达到最终目的————解决问题。 即使羞于承认,但事实的的确确就是这样,自己总会出错的。

最近的对项目的提交很是频繁,几乎到了一种只要有 commit 就想交给后端上线的程度。 然而人员不像是编译器,出错了便提示你,他们除此之外总会有带有情绪。 一方面是频繁提交是一种重复劳动,所有程序员都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另一方面是改动带来的不稳定因素预示着将来修改时的劳动时间,这是一种必然的未知,必然指必然发生,未知指未知工作量,人们不希望这样的东西干扰他们。

提交代码时不仅提交了改动,起码还有一份对代码的尊重。

以上是工作方面。

然后是人。 人总是会变的,据说离婚的首要原因是,妻子越发感觉婚后的丈夫失去野心。 People sure change,那么如何将我的下半生与一个会变的人分享,这个问题就十分有趣了,这也是一种必然的未知。 我想的话,解决方案应该是勇于承认自己的陈见,动态的评价吧。 至于动态评价的标准,就应该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终极的奥义,例如「peace and love」。 所以我感觉我还是需要给所有事物一些机会,包括又不仅限于人、行为、作品、软件。 行动的第一步就是屏蔽的所有人,手边认为难看的书,等等。 或许这是给我将来重新安装网易云音乐一个借口? ————不知道这个梗的可以看今天删了网易云音乐

今天纹身了

另,今天(2017年01月15日),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纹身。 暂时不知道对我有什么影响,以后详说。这也是一种必然的未知

服务与创造

在某方面来说,服务处于创造的对立面。 大家觉得自己买的是服务,而非内容。写书就可以想写就写,爱看不看。但是到了餐厅就不是这样了。 毋庸置疑的,写书是创造,餐饮是服务。 对比二者发现:写书的需要做到不收流行影响,餐饮却要做到迎合流行。 写书的需要将「人」的因素加进去,而餐饮则需尽量将其排除。 另外,某些理发师认为自己是创造者,然而在使用方看来则是服务者,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黑总监 Tony 了。

以上


抱歉,评论已关闭。
欲参与讨论,请寄 [email protected]